Menu

【all齐木】灾难性聚会

0 Comments

“其实我不光是楠雄的兄长哦,”齐木空助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男男女女,如同想到了新的对付计划一般,“楠雄是我的恋人,我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

“哈?你在开什么玩笑,楠雄的哥哥明明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意识到接下来的话会很不好听,短发黑皮肤的男子没有继续往下说,反倒是用一种足够惊奇的目光打量着齐木空助。

难道是死而复生或者诈死之类的?他又没从对方脸上看出来有什么死去活来过的迹象。

“对啊,师傅的哥哥明明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难道是实体化的魂灵吗?鸟束零太回想着曾经类似的例子,按这么说,那怨气得有多重才能——

不,不对,他比自己认识的鸟束君至少还要高出大半个头,自己昨天才刚见过对方,人不可能一夜之间高出这么多…照桥心美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微微皱了皱眉,而且,那个短发黑皮肤的男人和那个跟自己一样散发着光芒的男人,她怎么觉得,这两个人她都很熟悉…

“齐木君,你好。”发光的男人很有礼貌地向齐木空助打了个招呼,在对方不善的表情中,同样也带着怀疑的目光,两个人仿佛在空气中对峙了无数招。

“不然呢?”齐木空助笑起来看上去极为纯良,“不过我很好奇,楠雄什么时候背着我多出了一个恋人呢。”

“而且什么时候楠雄的哥哥成为他的恋人了,他的恋人明明只有我一个!”短发黑皮肤男子的不满简直直接摆在脸上了,他应和着鸟束道,“我和他…这可是初恋哦!”

“请问,你是小命的哥哥吗?”照桥心美抽了抽嘴角,她对着这个酷似情敌的男人实在没什么好感,能够礼貌面对不去问他是哪个野男人已经是她很有耐心了。

“我可从来没有什么哥哥来着,”相卜命从身上掏出了贴满亮钻的水晶球,做出了惯用的占卜姿势,“相卜命本来就是我的名字。”

“那你会占卜吧?我们在这个房间里一直都在做无用功,all齐木现在我们身上的科技装备都被拿走了,也没法靠物理破坏走出这个房间,用你的能力说不定比什么都有用。”那个发光的蓝发男人相对来说,是这个人群中比较镇定的。

他一脸凝重地望着水晶球,这种情况可是从来没有过啊,他只看到了——一片由黑色雾气笼罩的混沌。

“我也不太清楚——搞不好我们都会死在这个房间里。”房间他们都已经探索过了,是全封闭的,所有门窗都被一种未知的力量封住了,也不是用科技力量,现在连他的水晶球都显示出出这种不详的结果,其实他现在也有些慌神了。

“真的没有解决办法了吗,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死了吗?”这个与所有人认知形象都相同的燃堂力倚着墙滑着坐了下去,刚才开门花费力气最多的人无疑是他,结果…

“等等,鸟束你这么关心楠雄干嘛,难不成你还真得对他有什么企图?”相卜命不满地挑了挑眉。

他之前虽然有短暂地怀疑过鸟束,但是从对方喜欢美女的色狼属性来看,要说强行歪歪对方是自己的情敌还是太勉强了,况且他也没占卜出他和楠雄在一起的之后对方会和鸟束有出轨行为,所以这个猜想很快就被他丢到了一边。

“我们下周就要结婚了,要是我缺席的话,他找到我的时候大概会…”鸟束懊恼地回忆着。

“恭喜。”这次,蓝发男人是除了不表态的齐木空助之外的唯一平静祝福的人了。

“有必要那么惊讶吗,”鸟束挠挠头,“你们之前不都很喜欢我和楠雄的孩子的吗,还争着要做伴郎来着,和他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拖了太久了,也是时候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露出一副从来没见过我儿子跟女儿的表情?”现在这个房间里他觉察不到灵的气息也无法召唤灵,但是眼前的氛围他巴不得赶紧李O龙附体。

“什么孩子?是领养的小孩吗?哥们和你领养孩子了?”燃堂问道,倒是让众人悬着的心掉了下来,对哦,他们怎么忘了两个男人是没法有孩子的,孩子本来就是领养的才对。

“当然是我和师傅的亲生孩子啊!你们不要乱编伦理大剧!之前师傅答应我可以考虑要孩子所以…总之师傅孩子最后平安就是了。”

“哦?生孩子吗,说不定楠雄真的会哦——”在生物学方面也颇有建树的科学家笑起来愈发温和,生孩子嘛,其实按照楠雄bug般的体质,真的要生个孩子大概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才对——

“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都来自不同的世界,比如说你们都说自己世界里的楠雄哥哥已经去世了,而在我的那个世界,楠雄的哥哥还活得好好的,”他上周还跟我扬言要抢走楠雄来着,蓝发男人看着面前这张人畜无害的脸,暂且压下了心底想揍人的冲动,“还有有关楠雄究竟是谁的恋人这个问题也是如此。”

“不同世界的我们在这个空间里进行交汇,说不定我们自己世界的其他人也跟我们一样被困在这样一个房间里。”和我们一样都出不去。

“——而且你也是照桥心美吧,跟我一样”蓝发男人突然看向了照桥心美,让她短暂地惊讶了一下一个男人居然也会叫心美这件事。

“分析的不错,除了说不出任何专业用语之外,勉强可以算得上是合理的逻辑。”齐木空助似乎是完全不在意蓝发男人乌眼鸡似的瞪眼,轻轻拍了拍掌。

蓝发男人见其他人大致都理解了他的意思,便不再与齐木空助纠结,接着道:“根据我的观察,我们之所以会聚在一起,是因为——我们都是自己世界里楠雄的恋人吧”

“我也是照桥心美,在那个世界里楠雄是我的恋人,我们在一起七年了,”蓝发男人叹了口气,“在房间里的我们这个世界里的其他人,除了楠雄和我和这个齐木空助之外——”

“楠雄没能完全地成功挽救所有人的性命,他为此自责了很久。”到现在也没有释怀。

“那第二个就是我咯?不介绍一下我自己憋得很难受,”相卜命激动地抬起头,“我的世界里的大家都没有这么惨,不过自从高中毕业之后,除了我和楠雄同居了之外,我们之间都已经没什么联系了,连同学聚会都没有的那种。”

“我的世界你们刚才也都听到了,师傅是我的恋人,他和我从高二在一起到现在,我也记不清是多少年了,不过这个无所谓的吧。而且,我感觉我们的世界跟你们不太一样,你们好像都来自没有Alpha、Beta、Omega性别区分且只分男女的世界,不过本质区别不大。”

“顺便一提,你,在我们那里是个女生,还是个辣妹哟,”而且你还自告奋勇要当伴娘来着,“心美酱也是个女生——哦不,本来就是天使。”

虽然只是平行世界但是那个世界的自己没有和楠雄在一起的话也太让人不爽了虽然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是和楠雄在一起了但是他还是很不爽啊。

“在我的世界里,楠雄小时候就说要做我的新娘来着,我们从小就许下了无论多少个平行宇宙都要在一起的约……”

“等等,你不是说你们才在一起五年的吗,还有平行宇宙也要在一起是什么鬼,这明显是你刚编出来的吧!!”

“好啦,接着说正题,我和楠雄虽然是兄弟但是在一起也没什么奇怪的吧,除了每天我都会输了和他的比试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相卜命突然注意到,齐木空助的瞳孔放大了,“太久没见到你们这些人了,一时间不习惯,毕竟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记得住每个人的名字和长相吧。”

“也可以这么说吧——总之我现在和楠雄过得很美满也没人打扰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昨天刚刚跟哥们告白了,但是他转天就没有上学,我本来是想去看看他的,然后…”

既然她跟这么多平行世界里的齐木同学的对象都被安排在了这个房间里的话,那是不是就可以说明——

除了新出现的本人之外,其他人都疑惑地看了彼此一眼,很显然的,他们的世界里都有明智存在,只不过…

“如你们所见,我是刚从上一个同样的房间传送过来的,我们发现了能够从房间里逃出来的方法,只要互相杀戮到最后只剩一个人就可以轻松打开房门啦,啊咧,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开个小玩笑而已,实际上我也是刚从楠雄的床上莫名其妙被传送到这个房间而已——”

众人纷纷开始思索着明智世界里的自己到底是有多菜鸡才会让这种重逢的青梅在标准恋爱文里被拒绝套路的人抢了先。

“哦?那不如试试吧,说不定最后一个人逃出去了就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见到楠雄了呢,不过按照他的说法也有可能像他一样被传送到下一个房间开始新一轮的循环哦,但是试一试总是好的吧——”

“喂!不要乱开这种玩笑啊!”相卜命再次看向水晶球的结果,自从明智出现后黑雾之上就产生了裂纹,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明智的出现,究竟是好是坏。

两个照桥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不愧都是同一个自己,某种意义上,他们一致共同认为,齐木空助会帮衬明智,并不只是想要破坏团结,还有一种对他们所有的敌意,尤其是,非常针对明智的敌意。

也许是因为太相似而构成的本能的敌意,也许是因为情敌关系而产生的敌意,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但是总之,这两个人都来者不善。

“你们是不是刚从在开始讲自己世界里自己与楠雄发生的故事了,我猜猜看,你们其实都来自平行世界对不对,比如会同时存在两个照桥同学的不符合常理的情况就是非常有力的证据,哦对了在我的世界里楠雄的哥哥也死掉了呢,小学的时候我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来着。”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这股神秘的力量把我们聚在一起肯定是不会希望我们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在这个房间里,都说了别这么看我,刚才的话真的是个玩笑,看样子你们都讲完了自己的故事了吧,那我也来讲讲我的吧——”

“我和楠雄谈了大概,也就是只是十多年而已,从小学他就答应我的求爱了,我们一起上到小学五年级之后他突然就搬走了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真是让人伤心呢,不过高中重逢了,自然而然很快就接着谈恋爱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说是十几年当然是刨去了他搬走的那些年了,毕竟见不到面也没有联系怎么能算恋爱呢,虽然在我的世界里我们都是情敌关系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也勉强可以达成合作吧,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用做,一起聊聊天等到楠雄来了就可—————”

“啊?”齐木楠雄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房间里用炽热的视线注视着他的男男女女。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gercreekveggies.com/,齐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